第一四四章 黑面咒

骚包王亚瑟落座后,我们的自闭症患者丁小雨也生无可恋的样子走进终极一班。 “喂,小鬼,从哪里来的阿。”正在擦黑板的煞姐,把气出在刚来的终极一班,寻找空位的丁小雨身上。

《终极一家之夏渡》

骚包王亚瑟落座后,我们的自闭症患者丁小雨也生无可恋的样子走进终极一班。

“喂,小鬼,从哪里来的阿。”正在擦黑板的煞姐,把气出在刚来的终极一班,寻找空位的丁小雨身上。

“小鬼,这里是终极一班耶,你还敢进来,还不快滚。”杂鱼呛腔。

“你耳聋了啊!赶快给我滚!这里是终极一班,你进来太随便了!”煞姐看丁小雨毫不在乎的样子,更生气了。

大辣小辣来了兴致,想要逗逗丁小雨。

大辣和小辣是两兄弟。小个穿红衣服的是哥哥大辣,大个穿蓝衣服的是弟弟小辣。另外留胡子长头发那个是斧头。应该没搞错吧!

“煞姐,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家伙交给我就好。”小辣揽下这活。

“小朋友,我看你是迷路了哦!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小辣的话,引起杂鱼们一阵欢笑。

“你怎么还不走啊!我知道了,你难道就是皮卡丘的弟弟——皮在痒!”大辣讲了个冷笑话。自己笑的前躬后仰。

正当他后仰到最大时候。教室后方飞来两颗弹珠。打在大辣小辣身上。

大辣小辣便以奇怪的姿势定住了。没错,他们中了天残(夏渡)用玻璃弹珠做媒介施展的凝结术。至于夏渡为什么有弹珠。嗯做为暗器之后的弟子,身上有十几件小玩意应该不过分吧!

“我怎么动不了?”小辣惊慌的说。

站在两人中间的丁小雨看向天残。连汪大东王亚瑟都有些惊奇的看向天残。于是杂鱼终于把目光看向天残。

“他们两中了我的葵花点穴手,自然动不了了。”夏渡轻描淡写的说。(葵花点穴手名声大,适合装X)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葵花点穴手,实在是太厉害了,中次招这,必定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天残老大,你可不可以把这招传授给我。以后像他们这些嘛咖,就不用劳烦您亲自动手了。”金宝三先是拍马屁,然后又做出献媚的表情。

即使是夏渡这经常看到任晨文的人也非常不自在。于是给金宝三来了个——黑面咒。

“想学啊!你先照照镜子!”夏渡坏笑的说。

“照镜子,我一直都很帅啊!不用照都。。。啊!怎么回事,我的脸!怎么这么黑啊!”金宝三掏出随身带的镜子,被自己的样子吓到了。

“金宝三,你脸那么黑,用不用我把黑板擦给你擦擦啊!黑板擦当粉扑也是不错的。”讲台上拿着黑板擦的煞姐调侃一下。

“我除了会点穴外,还会用毒,你现在已经中了蚀心散。”夏渡玩性大起。

“我就是给他脸上摸了点锅底灰。”夏渡说玩就给汪大东传音。汪大东可以接受终极一班同学自己有一些武力交流,但如果有人对终极一班的同学下毒,很可能会直接暴走,先稳住再说。

“这蚀心散呢!中此毒者,先是脸变黑,然后回传染到全身上下的皮肤。”夏渡继续编造科普。

“啊!我的手!开始变黑了。”金宝三用手擦脸,手也变黑了。

“当全身皮肤都变黑后,就会往肉里腐蚀。肉也变黑,然后是内脏,当中毒者的心都变黑后,皮就会慢慢腐烂,一点一点的往下掉,中毒者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一直掉到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咽气。”夏渡越编越离谱。

“没想到终极一班,就会这些下三滥的招数!真让人失望!”王亚瑟放下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

“比起下三滥的招数,谁你比得上你啊!土龙帮可是有名的黑帮来着。哦!你可是土龙帮的太子爷,那些下三滥的事,自然是不用你去做。你只要安静的耍帅就好了!”被打断的夏渡不爽的杠上了

“我们土龙帮虽然是黑帮,但不至于会下。。。”王亚瑟要反驳。

“得了吧!听到你这句话,我对你有了新的看法,你不是土龙帮的太子爷,你是土龙帮的小公举。你对黑帮根本不了解,你只是被养在温室的小公主而已。”王亚瑟还没说完就被夏渡打断了。

“你!”王亚瑟被气得站了起来。

“下毒又怎么了,行走江湖,那些让你生不如死的花样多了去。中毒而已,就像拉肚子,吃点药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夏渡不以为意的说。

“下毒的人,一般都会随身带着解药!”闷骚的丁小雨居然开口说话了。说完居然把桌子往后挪了一下。(夏渡的位置在他前面)

“求求你,天哥给我解药吧!”金宝三被吓得求饶。

“解药,没有解药啊!大多数毒对我们习武之人来说,作用都很小,可以用内力直接逼出来。所以这种小毒,真的只是一点小玩笑而已。你自己用内力逼一下就好了。一般用来给那些对自己形象非常看中的人,刷的一下脸变黑然后咔嚓一下拍一一张照片。”夏渡边说边看向王亚瑟。全班都看向王亚瑟,想象着他脸黑的样子,煞姐没忍住笑出声来。

“天哥,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的外号叫[内伤王],我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咳咳,我现在内力根本施展不出来。所以可不可以把解药给我。”金宝三又漏出那恶心的表情。

“真是麻烦,这种毒我还没弄过解药,现场给你配一副吧!”夏渡拿出一包湿巾,然后装模作样的在湿巾上洒了几下灰尘。“拿去吧!一擦见效。”装完,把湿巾扔给金宝三。

“好厉害,一擦全白了。”金宝三往脸上一抹。脸上的黑色就被湿巾擦干净了。

“咔嚓,嗯,效果不错。”夏渡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部老式相机,就是电视里那些咔嚓就图照片那种。给正在擦脸的金宝三来了一张。

夏渡感受到一股杀气,是来自王亚瑟的死亡凝视。回手就是一拍。王亚瑟急忙用莎士比亚的书挡住脸。

“你!”挡住脸后,王亚瑟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中毒脸黑。于是火气上头站了起来。

这时楼道里传来了脚不声。“都别闹,坐好。”汪大东下令了。

“不跟你一个残疾人计较嗬!”王亚瑟气呼呼的坐下。而金宝三着低这头坏笑,一看就很欠扁。

“嗯嗯嗯。”被遗忘的大辣小辣发出声音。(我们还被定着呢!)

“啪啪。”夏渡拍了两下手。大辣小辣的凝结术便解开了。两人低着头,会到座位上。

上一篇:第一四三章 骚包来了 下一篇:第一四五章 给你个屁吃
终极一家之夏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