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落脚点

“你确定要租下来吗?我看看,还有20分钟就下班了,你一会坐我的车回去,我们一起去看房。你要是住下来的话。每天可以坐我的车,一起来学校。每天送自己的学生来上学,这种感

《终极一家之夏渡》

“你确定要租下来吗?我看看,还有20分钟就下班了,你一会坐我的车回去,我们一起去看房。你要是住下来的话。每天可以坐我的车,一起来学校。每天送自己的学生来上学,这种感觉,噢噢噢,实在是太美妙了。”田欣进入自我陶醉。

“这,我看就不必麻烦你的,我早上会晨练。”夏渡编了个理由。有那个学生会喜欢自己的班导送自己上学。

“哦,这样啊!那你要注意安全。而且你不要做那些激烈运动喔!你的脚不太方便,这样很容易伤到你。你知道吗?”虽然不能送夏渡上学,田欣还是要唠叨几句。

其实田欣是个话唠,不知你们感觉到没有,田欣其实台词挺多的,经常说话一大串,不带能插话的。当然没有钱来也的一句话长。

“请问这里是终极一班的报名处吗?”这时门外来了一个救星。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尽量。

“是,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我跟你讲我的学生都很乖,是不会随便欺负同学。”田欣以为这是一个来找麻烦的家长。

“那太好了,我是来报名的。”中年妇女一脸兴奋的说。

“报,,报名,哦,没问题。来先填一下表格。”田欣有些错愕,然后兴奋起来。

“我家的小孩,是我领养的一个孤儿,性格比较内向,经常受到同学的欺负。他的班主任就跟我介绍来芭乐高级中学的终极一班。说来这里,就不会被欺负。虽然离家有些远,不过有公车直达,刚才我看了时间。提前出门问题不大。”中年妇女一边填一边说着。

“你放心,你家小孩来了,我保证,没有人会欺负他。叫丁小雨是吧?”田欣看了下表格。

给丁小雨报名,那么说,这个中年妇女,就是原剧中提到又没出场的,丁小雨的阿姨。

丁小雨的阿姨:原剧中只是作为背景出现。丁小雨原来是住在阿姨家,然后被赶出来,才到河边住的,理由是弹钢琴太吵。这理由看得有些气,丁小雨的钢琴弹得不错。但是结合前剧,王亚瑟跟丁小雨蹲ko2时候说的话。12点是我固定练钢琴的时间。凌晨12点弹钢琴!拿我的刀来。( ̄ε(# ̄)☆╰╮o( ̄皿 ̄///)

当几兄弟知道丁小雨住河边后,居然没有去感化她。因此本书认为丁小雨觉得理亏,或想断绝关系,阻止汪大东等人去理论。不过毕竟对丁小雨有过养育之恩,本书还是决定给她漏个脸。

“那么,我家小雨,就拜托老师了。”

“没问题,我们班的学生之间,就像家人,兄弟,喔呵呵!”天欣笑了一下,又不好意思,要注意形象。

丁小雨的阿姨办完事就匆忙离开。

“叮铃铃铃。。。”放学的铃声。

“太好了,终于放学了。你在校门口等一下,我先去取车,然后我们一起回去看房子。”说完都不给夏渡反对的机会,拎包就走。

“田老师,你回来了啊!”门卫跟田欣打招呼。田欣还是蛮有人缘的。

“是啊!阿伯,那个XXX号的业主来了吗?,我带人来看房子了。”

“来了,刚进去没多久,你们现在过去就能遇到。”

到了xxx号,田欣敲门。“房东在吗?我是田欣,我带我的学生来看房子。”

“你好!快进来。”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开门。

“你好,我是隔壁xxx号的田欣,这个是我的学生,他打算租一年的房子。”

“一年正好,我儿媳妇快坐月子了,我正好要去他那边。两房一厅上下两层一年xxx,家具齐全。”

别人写的话,一定会因为田欣终极一班班导等原因上演一场狗血邻里剧,然后晚上再来一出灵异剧,不水了。

“价格可以接受,但是这个要请走。”夏渡看着大厅的神坛。

“这个没问题,这是我家的家神,我要带到我儿子那边去。以后我也要到那边去住。”

于是愉快的交钱签合同。

夏渡为何执意要将神坛请走?这里有一个画风问题,终极一班5,把神佛等引人到剧情中,被骂得狗血淋头。

笔灵能让人接受,但那些猴子啥的画风完全不搭。本来老鬼也是看不惯当然。但最近重看一遍终极一班一。发现一班一,里面也有神,土地公公。出场只有几秒,在汪大东陷入自我迷障时,把他点醒。

如果金时空有所谓的神,那么作为偷渡者的夏渡自然是不愿意生活在他们眼皮底下。

乱七八糟的手续弄完,这里变成了夏渡的家。

“需要帮你搬行李吗?我开车帮里拉。”

“这个不用,没有多少行李,就几件衣服而已。我打扫一下,下午再去取,顺便退房。”

“那好,我先回去弄午饭,一会你到我那边去吃。我就在隔壁单元xxx号。一定要来哦,不然我会生气的,然后上课天天点你的名。”田欣做生气状。

“一定会到,我这里中午还开不了伙,不用太多,简单就好。”就算你不请,我也会自己主动去串门的,至于是什么目的,嘿嘿嘿。

送田欣出门后,夏渡用念力控制扫把,拖把,抹布打扫卫生。

一个小时后,夏渡敲响了田欣的家门。

“门没锁,进来吧!你先坐一会,马上就好。”厨房里传来了田欣的声音。

“不好意思,没有什么东西招待,只有一些熟食,不用跟我客气。”

边吃边聊。

“班导,你老家哪里的?”

“我可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我可是在这个小区里长大的。”田欣得意的说。

如果田欣是在这里长大的,那么说这里就是前金时空盟主田盟主(田欣之父)的老窝,那么嘿嘿嘿,夏渡窃喜。

“我看家里就你一个人住的样子,以为你是在外打工。”夏渡掩饰一下。

“我的家人,都不在了,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好在他们留下一笔钱还有房子,让我和弟弟不至于流浪。后来我勤工俭学,但疏导了对弟弟的教育,让他跟社会上那些不良分子混在一起,最后在一场车祸中坠海,连尸体都没找到。”田欣虽然有些心情,但不是很难过,看来已经走出来了。

“是相片上这吗?能给我看看吗?”夏渡指着架子上的照片说。

“看这面相不是短命的样子。不好意思,职业习惯。有他的八字吗?我给他算一卦。”

“这,xx年x月。。。”田欣虽然错愕了一下,但想了一下还是说了。

“安命理来讲,他16岁有一打劫,但有一线生机,你刚才说他尸体没找到,也许并没有死,说不定过几天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夏渡想暗示什么

“谢谢你的安慰,我好过多了。”但是田欣好像没听懂,没往那边想。

上一篇:第一四十章 报名 下一篇:第一四二章 初到终极一班
终极一家之夏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