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续

上一章匆忙结束,现在补写。 “班导,9÷3(2+1),等于多少?”一个带眼镜的学生问。 “你有没有搞错啊!小学题也问,是不是还要吃奶啊!吃手手啊!”苏贡就差没做吸手指的动作

《终极一家之夏渡》

上一章匆忙结束,现在补写。

“班导,9÷3(2+1),等于多少?”一个带眼镜的学生问。

“你有没有搞错啊!小学题也问,是不是还要吃奶啊!吃手手啊!”苏贡就差没做吸手指的动作了。一班人被逗乐了,问的那个同学脸红得跟苹果一样。

“这位同学问的是数学问题,数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就像刚才的蛋和鸡蛋一样,多一个字一个符号都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米国的XXX号(不记得叫啥了)飞船就是因为输入错了一个符号造成发射失败。(好像是有这个故事吧!)窦斯同学能上台来写出这个式子吗?”夏渡用粉笔点了一下讲台。

窦斯:毁灭一班最弱的学生,被欺负到自闭,只能用学习来麻痹自己。

窦斯低着头红着脸,在黑板上写下9÷3(2+1)。“这明显就等于9嘛!先算括号然后再从左到右9÷3×3=9,向这种简单的问题问我就好啦!何必要问班导呢?”苏贡拍着胸脯,好像再说我是学霸!

“这道题有一个关健点,就是3和括号之间有没有写乘号。如果写了就是9÷3×(2+1),这样子就如苏贡同学所说的,先括号然后从左到右等于9。”夏渡在式子上加了个乘号。

“但是,我们看这道式子。”夏渡把加上去的乘号擦掉。“这个式子是没有乘号的,所以3(2+1)是一个整体,这时候用的是乘法分配率,把3带入括号,=9÷(1×3+2×3)

=9÷(3+6)

=9÷9

=1”夏渡在黑板上一步步解答。

“因为数字间的乘号是不能被省略的,这里省略了,所以这道式子其实是9÷3X,(1+2)是未知数,虽然我们一眼就能看出它等于3,在省略乘号的情况下,3(1+2)表示的是(1+2)这个未知数的3倍因此答案是1”

以上是个人观点,最好跑出个权威来说,这道题出错了。

“班导,狗狗那么可爱,那么有灵性,作为狗祖宗的哮天犬,为什么会咬吕洞宾?”看来这个女生是爱狗人士啊!

“有句歇后语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哮天犬为什么咬吕洞宾,这个问题涉及到神话故事。”别问铜时空有没有这句话,因为作者他想写。

“纯阳祖师——吕洞宾,这个神仙很有名,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风流神仙。最有名的就是三戏白牡丹。”夏渡简介了一下吕洞宾。

“至于为什么咬,这要从吕洞宾的前世,不,前前世说起。吕洞宾的前前世是东华公,又叫东华帝君,注意不是多少里桃花那个。东华帝君是男仙之首,和女仙之首西王母是夫妻!是夫妻!是夫妻!重要的说三遍,所以说,玉帝跟王母不是夫妻!不是夫妻!不是夫妻!”夏渡连续强调。

“东华帝君行宫在太阳上,西王母的行宫在月亮上,也就是后来的广寒宫。后来太阳月亮真灵化形。太阳化形帝俊和东皇太一,月亮化形羲和常羲。化形之后他们杀入太阳宫,把东华帝君给杀了,然后组建了妖族天庭,西王母跑到了道祖那避难了。然后专门打造了后羿射日的箭。”

“东华帝君死后转世成了东华上仙。可惜这时玉帝已经上位,只能做看守南天门的守将。和西王母还是夫妻!所以你们知道白牡丹为什么被贬下凡了吧!”

“现在你们明白吕洞宾为什么叫纯阳祖师了吧!就是由他的前前世带来的太阳纯阳真气。”

“说完吕洞宾,我们来说哮天犬,哮天犬又叫天狗,天狗有一本事,天狗吞日,天狗食月。有着太阳纯阳真气的吕洞宾在它眼里,就是一块香香的肉骨头。”夏渡的解说让班里笑声一片。

ZACK看着夏渡,觉得夏渡挺能扯的。

“班导,女朋友问,同时掉进水里,先救她还是先救老妈?怎么回答。”看来毁灭一班已经跟夏渡相处融洽了,这问题都问。

“从法律上来讲,子女对父母有抚养义务,并且有救助义务,而对女友却没有救助义务。”

“如果女友和母亲同时落难,能救出母亲,但为了救女友而未救出母亲,如无法排除犯罪的事由,则构成不作为犯罪。”

“也就是说,在只能救一个的时候,国家要你救母亲。”

“那样回答,女友会不会生气得分手!”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趁机分了,这还没进家门就已经跟未来婆婆争风吃醋了,进了家门还不闹得鸡飞狗跳,家门不幸。所以在座的给女生,请不要问这种问题。”

“班导,要是你男朋友这样回答你,你会怎么样!”

“首先我不会问这种问题,即使脑袋抽筋问了,那就用武力来解决分歧。”夏渡对全班施展了一秒的压制。

这时全部才重新意识到,夏渡能碾压他们。于是都老实起来。

“好了,现在应该能开始上课了。”时机差不多了,夏渡开始教书。

“教鞭呢?没有教鞭,直接做一个吧!”夏渡没有找到教鞭。

夏渡来到窗边,对着窗外的树枝一指,一截树枝直接断落,夏渡一个响指,断枝直接飞到夏渡手中。

夏渡一挥树枝,多远的枝叶被甩飞。夏渡试了试,挺合手。用力一握,夏渡的掌心冒出火苗,火苗串得飞快,瞬间淹没整跳树枝。等火光退去。夏渡手中的树枝,竟然变成了一根异能器。

夏渡的临时教鞭:夏渡随手制作的异能器。作用,在黑板上留下短暂的光线。

夏渡展现出的这一手制器手法,再一次震惊了全班,连ZACK都为之侧目。

次日,夏渡照常上课。走进教室夏渡就发现气氛不对。

“孙广大同学,你的嘴怎么了?”夏渡观察一下后,发现孙广大的嘴上有一条黑痕,这时被打到淤血了。

“我昨晚肚子饿睡不着,于是就去终极一街买宵夜,结果被一个疯女人,用兵器再同一部位,打了一百多下,把我说脏话的筋脉都给打断了,我已经是一个不能说脏话的废人了。”孙小胖子伤心的说。

上一篇: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下一篇:第一百十九章 守护特性
终极一家之夏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