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五子哭墓

“老母达令,你怎么还没出门?今天不要出车吗?”睡了个大懒觉快到中午才起来的夏美下楼看到客厅里的雄哥吓了一跳。“怎么你很想我出门吗?”雄哥有点不爽。“当然啦。你在家

《终极一家之夏渡》

“老母达令,你怎么还没出门?今天不要出车吗?”睡了个大懒觉快到中午才起来的夏美下楼看到客厅里的雄哥吓了一跳。“怎么你很想我出门吗?”雄哥有点不爽。“当然啦。你在家我们都不会好过。”夏美想也没想就说了。“那个,雄哥,夏美的意思是你不出门,家里就挣不到钱。那么我们就会饿肚子,都不好过。”夏宇在雄哥发火前赶紧救场。

“都是我不好,不能给你们一个好的家庭。我实在是太愧疚了。”雄哥怪起自己。“愧疚可以,但是不要炒菜就好。”遇到这种情况连夏宇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你怎么知道我想炒菜。”雄哥一脸疑惑。“老母达令,你难得休息,怎么可以麻烦你煮菜呢。交给势力鬼跟老姐就好了。”夏美在一旁帮腔。

“那好吧,就交给你和夏渡,夏渡呢?”雄哥才发现夏渡没见到夏渡。“哦,她说今早有一节课。应该就快回来。”夏宇解释说。“我回来了。”说曹操,曹操到夏渡提着菜回来了。“回来就回来,买这么多菜做啥。”雄哥有些心疼钱。“这不是‘双十节’放假嘛。当然要好好补一下了啊。”夏渡解释说。

“这么快就‘双十节’啊。难怪我说怎么之前忙的要死,突然就没生意了。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雄哥说完往沙发上一趟,一副享受的样子,看来她刚才为没有生意烦心不少。雄哥不吵着下厨自然皆大欢喜,夏渡夏宇这忙着做午餐。

“夏天,你怎么才起来。怎么这么没精神。”看着夏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走下楼雄哥关心的问。“哦。可能昨晚没睡好。”夏天有气无力的说。“别看我,我作昨晚什么都没干。”夏美赶紧澄清。晚上搞事可是夏美的专长。

“我看夏天八成是思春了。”夏宇端着菜出来。“你才思春捏,小哥才多大。小哥快点要吃饭了。”夏渡也端着一盘菜出来。夏渡赶紧结束话题。

话题虽然结束,但夏渡的思维却继续想。夏天有问题,估计又是鬼龙不安分。封龙贴封住了鬼龙对外界能量的连接。自然吸收夏天体内的能量。夏天能量不足自然没精神。就是喝动牛也没用。要不整点能量水来试试。不过能量水是军备物资不是这么好动的。不过夏宇说的不无可能,114岁生理发育的活跃期。多少人在这时候把某人作为自己的假想梦中情人。

“夏渡啊,你们大学都教些什么啊。怎么放假了都还要去上课啊?”雄哥一边吃一边问。“哦因为要放假三天,所以今天就叫我们去学新的戏码,让我们可以用放假的时间好好的练习。”“这么好啊,我的金孙,你一会演给阿公看。阿公最喜欢看戏了。”阿公高兴的说。

“学的是什么戏?”“那个那个。。。”夏渡吱吱呜呜的犹豫着不敢说。“是哭戏啦。”在众人一在追问下夏渡无奈的说了出来。“那不能在家里哭,要不我们就没有家了。”阿公肯定的说。“为什么?”一群人不明所以。“孟姜女哭倒长城你们不知道吗?”“也是在家里哭哭啼啼的也不好。”雄哥尴尬的说。

“哭哭啼啼,谁在哭,阿公又没死,家里又没有死人哭什么”阿公的健忘症又来了。“死人,思仁。”雄哥突然想起叶死人。“我知道去哪里练习。赶快吃饭。”雄哥有点害羞的样子。让一桌人感到很压抑。都埋头吃饭不敢说话。

“这不是去老爸那的路吗?”夏天疑惑的说。“嘘,小声点,让雄哥知道你偷偷见老爸你就完了。”夏宇捂住夏天的嘴小声的说。“放心吧,雄哥现在这情况估计不用龙纹嚎,她是听不到的啦。”夏渡指着雄哥说,看着雄哥一副约会少女模样在前面带路四小都表示认同。“一二一,一二三四。”一阵巨响原来是阿公居然拿着龙纹嚎喊口令。把四小吓了一跳。

“到了。”夏天飞快的抛下楼梯。“小哥,你慢点。”夏渡赶忙跟随。吓到下面已经看到夏天拿钥匙扭开门。夏渡赶紧拔出钥匙收好。“夏天,下楼梯要慢点,很容易摔倒的,你知不知道。”“哦”夏天被抢钥匙刚要生气,雄哥却到了。

“思仁,怎么回事,大白天的也不开门做生意。”雄哥看着关着门说。“报告,雄哥,老爸开的是pub,是晚上营业的。”夏宇担任小秘书工作。“哦,是这样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夏宇只好保持沉默。“门没锁。”夏渡动了一下门把,把门打开。

“没人?”夏宇一进门就疑惑的说。“思仁,也真是的,人不在也你会锁门。要是来了小偷怎么办?”雄哥最近不会是又犯相思了吧。“老爸,肯定又睡他那个破烂棺材啦。”夏美理所当然的说。“死人自然要睡棺材。”阿公把玩着乐器,一边还哼着哀乐。

“爸,你是说思仁他思仁,你要走。”雄哥哭着抱住钛棺。我靠,什么情况,着剧情还没开始,怎么叶死人就挂了。“爸,你不要离开我们,我们好爱你啊。我们需要你啊。”叶死人挂了最伤心的就是夏天,夏天也抱着钛棺哭起来。

正在哭得起劲的时候。棺盖缓缓打开了。叶死人盖着毛巾直立坐起来。“啊,诈尸啊!”阿公高叫着扔下手里的乐器跑到一边。一家人也被吓得远离钛棺。“哇,怎么都带在啊。”叶死人惊讶的说。

“你是人是鬼,你不要过来。”看到叶死人走出钛棺夏宇慌张的说。“伏瑞斯呜啦巴哈——凝结术。”慌乱中雄哥打出凝结术把叶死人冻住。大家才松了口气。“爸,你看思仁这是死是活。”雄哥向阿公询问。“雄哥,你怎么把我冻住了。”不能动的叶死人困难的说。

“还在喘啦。”阿公探了一下叶死人的呼吸。确认叶死人死活后雄哥解开凝结术。“雄哥,你怎么来了。”叶死人赶忙套近乎。“思仁,你为什么睡棺材?”“那个这个棺材睡得舒服,而且还有空调。”总不能说是为了压制魔性吧。叶死人满不在乎的说。

雄哥看着叶死人的样子就来气。“你喜欢睡棺材是不是?”“是啊,里面隔音效果很好”叶死人继续糊弄。“既然这样,你就回去继续当你的死人吧,夏渡今天我们就来演——哭墓。”

最后阿公当司仪,四小哭墓。而叶死人被迫演死人。

(未完待续)

上一篇:第九十章 考上大学 下一篇:第九十二章 密室
终极一家之夏渡